云杉雪松

刺列专号,禁止转载

【齐蹇/执离】枪与华尔兹 01

※ 架空/黑帮AU

※主齐蹇/执离,有其他官配客串(钤光/仲孟)

※ 好孩子要拒绝违法犯罪,文明、和谐、公正、法治

※雷黑慎


=============


    齐之侃刚吃完午饭出来,就接到孟章的电话。说南口的场子被砸,还死了两个人。

    一旁的小弟问要怎么办,齐之侃没回答。他把嘴里的牙签吐了,拍拍裤子。

 

    八月的天很热,下了火似的。衣服黏在身上汗得快发馊。赶到店里时,外面已经被拉了封锁条。玻璃门碎得零零落落,地上也是血迹斑斑。有警察在做笔录,店里的主管一看见齐之侃,赶紧跑过来。

    这是天玑在南口的一家夜店,拐出街口20米就是堂口,齐之侃是负责人。

    因为还是白天,店里没营业,只有两个负责清洁的倒霉蛋成了替死鬼。不过从店面的损坏程度来看,与其说是普通挑衅,不如说是结了大梁子的报复。

    齐之侃蹲在地上,已经干了的血迹显出暗红颜色,黯淡没有光泽。汗滴上去,很快就淹没在一片腥气中。他回想起自己上个月刚刚接手堂口的情景,蹇宾力排众议,当时叔伯会上一片风平浪静,可现在看来却透着玄机。

    做完现场勘查和取证,警方派了人保护现场。店长和几个侍应生作为目击证人被请走。齐之侃没有多说什么,他明白沉默是金。这种时候多嘴只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更何况组里还有一堆烦人的杂事。他要赶在下一次开堂会之前,先跟蹇宾打个招呼。

 

    人算不如天算,齐之侃前脚出来,仲堃仪的车后脚就跟过来。说新货在公海被劫,遖宿的船跟着一起倒了霉。现在正在本家讨说法。

    仲堃仪说这话时,一直盯着齐之侃看。眼里藏了担忧,还有两分疑惑。

    可齐之侃却很坦然,他什么都没做,不相信会有人能真的栽赃嫁祸。只是从对家那么急促的阵势来看,事情似乎并不简单。反正不管是窝里斗,还是门外闹,他都不巧成了刀俎上的鱼。

 

    车子里开了空调,满满一股说不出的味道,也不知道来之前仲堃仪和孟章在里面做过什么。齐之侃被熏得有些头晕。他想自己中午或许不该吃油腻腻的炒面,胃里面现在翻江倒海很不好受。但这样的情况只维持了没几分钟,突然一个急刹车,没系安全带的他差点撞到前面挡风玻璃,来不及骂娘,就被仲堃仪抓着胳膊滚出了车。

    齐之侃顺势从仲堃仪腰间抽出一把枪,还没拉开保险,就被流弹擦了脸颊。从后视镜里能看到对方四辆面包车呈合围势挡在前面,走下来的人手里拿着的家伙是今年的最新型。

    「怎么办?」

    仲堃仪用嘴型问。他们只有两个人,双拳难敌四手。

    「我掩护你往防护带撤,然后打电话给孟章。」齐之侃卷起袖子小声说。

    「我像这么没义气的人么?我掩护,你打电话。」

    「少废话!」

    仲堃仪还想说什么,就被齐之侃一脚踹在后腰踢了出去。他下意识抱着头往防护带里滚了两身,耳边已经响起枪声。

    齐之侃又从腰间掏出把枪,左右开击,枪枪打在对方要害,顿时一片血雾。

    仲堃仪将自己藏在防护牌后,一边打手机,一边数着枪声,20发一到,立刻侧身顶替他射击,好给齐之侃换弹夹的时间。

    「小章救命!我们在...在...」

    「他们没事,一会儿就给你们送过去。」

    手机被抽走,慕容离戴着墨镜,穿着黑蕾丝透视衬衫突兀地站在他面前。几米外,天权的人不知何时冒出来,个个手里拿着大家伙,挡在齐之侃前面。

    「过街老鼠什么的最恶心了。」

    慕容皱眉,只留下轻描淡写一句话。然后努着下巴让他们跟自己走。

    仲堃仪扫了眼齐之侃,又看看慕容,心里多少明白了些,做出轻松的样子笑起来。身后很快便传来汽车油缸接连爆炸的声音。

 

 

    到达目的的已经快傍晚,照例是在白公馆。几乎齐集了钧天数得上名头的所有社团。齐之侃、仲堃仪跟在慕容离后面进去,在回廊下遇到匆匆跑出来的孟章。

    「没少胳膊少腿。」

    慕容离一向言简意赅,把齐之侃和仲堃仪推到孟章面前,依旧一副别人欠了他几百万的臭脸。

    「慕容少爷出马,还有什么办不妥的?」

    孟章笑起来,也看不出几分真心假意。他留了仲堃仪下来说话,对齐之侃使了眼色。很快就有穿黑衣的小弟跑出来替他们引路。

 

    厅里几个掌事老头正在说话。慕容离堂而皇之踱到执明身后,坐上他一旁的沙发扶手,执明圈住他的腰揉捏了几下。道上人都知道他是执明的情人,所以对于这种带着某种恃宠而骄意味的行为都视而不见。齐之侃从后面绕到另一边,看见若木华半睡不醒地半阖着眼,蹇宾坐在他身旁,后面是千阳泽。

    齐之侃本想找个不显眼的角落挨一挨,但身上的枪火味引来了注意,蹇宾一个侧眼,他便不敢动弹,只能乖乖坐到千阳泽身边,尽可能低了头。

    那边话刚完,有人便急哄哄冒出头来。

    「今天约好的生意就在你们天玑的地盘,现在出了事,毁了我们的单子,你们要怎么赔?」

    说话的是遖宿的毓骁,他这次顶替了当家大哥来议事。他们的社团虽才新起不久,却劲头甚足,上半年几乎横扫了大半钧天的军火生意,势逼天玑与天权。而关于临界地盘上的摩擦,更是愈演愈烈。

    「是我的责任。」

    齐之侃知道对方指的正是自己堂口的事,气还没喘匀就赶紧道歉。即便清楚这件事是个钩,可责任却不得不扛。

    「道歉有屁用!丢了的货,你赔?」

    早在之前,就有人来默默向他报告了今天的事。原本派去堵截齐之侃的人全都人间蒸发,连着车子和新上手的家伙都失了踪影。毓骁还在猜想到底是何方神圣出的手,就看见齐之侃跟慕容离一道进来。不免暗暗咬牙切齿了一番。

    齐之侃弯着腰,侧眼瞧了若木华,后者仍旧神游天外的模样,蹇宾一语不发,似乎是铁了心让他自己兜着。

    「齐先生,据我所知,出事之前你并不在南口,也不在天玑本家,或者我该说得更清楚些,你根本不在天玑的地盘上。这不得不让我们怀疑你跟这件事的关系啊...」

    毓骁的一句话将齐之侃一切辩驳的可能都堵死。他当时确实不在天玑的地盘,他正在旺角楼的废弃工地里,和高级警司公孙钤见面。但这件事自然是无法说出口的。他只能哑口无言地背负着千夫所指,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他,等待一个明知故问的结果。

    「他和我在一起。」

    蹇宾突然开口,他好整以暇地整理着钻石袖扣,将话说的云淡风轻。

    「既然蹇少这么说,那能否容我多问一句,你们在哪儿在做什么?」

    齐之侃突然心下一紧,他望向蹇宾,却见对方微微挑起的嘴角。蹇宾歪着头,用一种慵懒的声线回答。

    「当然是在幻海园的总统套房里做爱咯。」


-------------

应该不长,尽快完结

评论(43)
热度(158)

© 云杉雪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