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杉雪松

刺列专号,谢绝非洁癖粉转载
执离齐蹇极度洁癖
衍生角色不拆不逆

【全员官配】虚情假意 05

※钧天帝国AU

※本文生子有、勾心斗角有、全员黑化有

※CP洁癖,齐蹇、执离、钤光、仲孟

※私设:

王座顺位继承人排序:执明、蹇宾、陵光、孟章


前文请戳:01020304


雷黑慎、OOC预警


===============

写在文前:最近总是被小天使抱怨说虚情假意太虐了blablabla,其实并没有啦。这篇文虽然不是小甜饼,但是也绝对谈不上悲剧啦。不要看到勾心斗角、黑化这样的字眼就被吓到嘛。淡定淡定,小虐怡情,又甜又虐才有趣嘛~而且说句实话,不仅仅是我更新贴出来的部分,就算是现在电脑里已经码了的几万字里也没有虐呀。偶尔的误会是感情的催化剂嘛~


------------------------



车穿过清晨的薄雾。

公路两旁的白桦林依次向后退去,越过林带是荒僻的田野,几座草堆垄在其间,偶尔有乌鸦掠过歪残的稻草人,发出悚人的鼓噪声。

陵光在车内小寐。他歪靠在裘振肩头,手中握着一支紫色郁金香。

这是他收到了的第13朵郁金香。

并不是真正的鲜花,而是用檀香木卷与绢纸做成的人造花。模型做的并不算太精致,染色也有些粗糙,廉价到街头叫卖都绝不会有人问津的程度。

可陵光却对这花小心翼翼。即便是睡着的时候,手也依然保持着笼起的姿态,生怕弄坏这略显脆弱的小玩意儿。

裘振瞧着他有些无奈又好笑,伸手想要抽出花儿,却将浅眠的陵光惊醒。

「做什么?」

他揉着惺忪的睡眼,瞧了眼窗外尚未明亮的天色,调整了一个更放松的靠姿。

「你手上的汗会把颜料蹭掉,还是插在盒子里吧。」

裘振递过一只放置杂物的木匣子,结果遭到陵光的一枚白眼。

「不要,我握着花柄就好,不会碰到花瓣的。」

年轻的殿下拒绝得斩钉截铁。

与蓝雀面具的男人相会在每周都被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临走时,陵光总会收到来自对方的馈赠:一支花。不多也不少,恰到好处。

那人不做任何解释,陵光便也不问。尽管他曾揣测过此举的涵义,但很快就放弃了。不管男人出于何种目的,陵光都明显的清楚自己被取悦了。那便足够了。一件事往往不必关心初衷,结果永远更让人期待。

劝说无效后,裘振也不再强求。他重新拿过一个靠垫夹在自己与陵光的脑袋中间,然后舒服地依上去。一如他们幼时那样,背靠背夹着同一个枕头,在花房的落地窗旁看书或是短暂的午休。这样惬意又温柔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快到他尚未及触及时间的尾巴,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被迫不得已地长成了大人,再也无法回首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

不过显然,对于裘振来说此刻并不是感时伤怀的好时机。太阳从平原尽头升起,田野被染成了曙色,雾气折射出薄青的光晕,远处的天璇宫尖顶上覆盖着浅浅的白霜。而白霜映衬下的,正是迎风飘扬的王旗——

这预示着来自钧天王宫的特使正在等候着他们。

裘振看了眼依旧熟睡的陵光,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在蔓延。

 

  

 

现任钧天国王是这个王朝的第16代君主。

因为父亲的滥情,为他留下了许多兄弟姐妹。他既不是最被期待的长子,也不是最受宠爱的幺子。即便身为第二任王后的孩子,却也仍旧比不上那个会讨父母欢心,三岁就被授予天权公爵爵位的胞弟。

可就是这样一个从不被寄予任何期望的人却一路披荆斩棘,谋害了第一任王后生的王储,逼死了情妇生的天玑公爵,软禁了第三任王后生的天璇公爵,斗倒了第四任王后生的天枢公爵。最后牢牢握住国王权杖,在大主教的加冕下登上那个象征着权力最高峰的宝座。

或许是汲取了父亲的教训,所以即使他与自己的王后感情不睦,可除却婚前与某位女官有过亲密关系并生了一个私生子外,便再也没有其他关于情人的风论。而随着王后多年未育,他不得不将储位落到了血亲最近的胞弟的独子执明身上,而在有继承权的几位兄弟的后嗣中,蹇宾、陵光、孟章又依次成了顺位继承人。

对于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说是有些预料之外的。坊间关于其中的猜测一直不断,甚至有人将继承人们与元老院使长以及军队中的势力做了牵扯。不过,君主本身却似乎并不太在意。至少在表面上,他即便做不到公正,也总是尽量做到公平。

尽管如此,其中却始终有一个格格不入的特例。

如果说每位继承人的身后都有一个派系的支持,那现任天璇公爵陵光的势力就毋庸置疑地成为了那个特例。

他有吴家与裘家两支五星元帅派系的撑腰,更得到元老院使长魏玹辰的青眼。而在此之上,他的血统更是这一代继承人中最为高贵的。他是先任天璇公爵与朱雀王朝八世君主联姻的结晶。现任朱雀王朝的九世国王正是他同父异亲的哥哥。

有了这样的背景,陵光无论去到哪里总是被关注的焦点。他的行事风格也遗传了自己的国王父亲,雷厉风行,决断果捷。甚至风头一度盖过了无心权位的执明。关于他终将会替代王储的呼声时时可闻。

陵光不拘小节,或者说他有实力不去在乎。可身为侍卫长的裘振却一直对这种类似烈火烹油的态势心存隐忧。他的担心不仅仅出自于对青梅好友的关心,更包含着对裘氏一族前景的忧虑。

裘氏家族的荣辱与天璇宫的盛衰可谓密不可分,两者互相依存,若是其中的某一环节稍微出现纰漏,那将会引发出极为可怕的裂变。而他的责任便是将这一切可能出现的问题统统掐死在襁褓之中。

所以,当在会客厅中一目十行地看清国王密使拿出的那封信后,他敏捷且果断地在陵光发怒之前就一手刀劈晕了他。然后礼貌地亲自送了特使出去。

信上用很是委婉的语言曲折表达出,希望陵光可以和王后的侄子公孙氏联姻。

当然,至于陵光醒来之后,用装饰烛台打破了两只维多利亚时期的古董花瓶以及裘振的鼻子,那也是后话了。

 

 

冷霜最后一次融化在屋顶上,预示着王都的早春来了。

山道沟渠旁的野水仙开得繁茂,葱茏葳蕤的绿色间黄白的花朵成了最美的点缀。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这令人愉悦的香气。王储执明的车驾正驶过这些小可爱,向着山坳深处而去。

穿行过一片高大的水杉木,道路在转弯处豁然开朗。整片湖泽在眼前铺展开,昨年的菡萏叶与水菖蒲占据了大半湖面,黄绿交错着一直延伸向目之尽头。更远处是山林,与煜照山脉相连,到了夏季是打猎的好去处。

夕照公馆正在这幽静的湖畔。

夕照公馆建于六十年前,当初作为先任国王的狩猎行馆而被细致规划、建造。不过相比于复古银鸢花王朝风格的建筑物,公馆内大面积从海外移栽而来的各色蔷薇科植物倒更为惹眼。上百种月季、玫瑰、蔷薇将这里团簇,每到夏季,整座公馆便被彻底淹没在层层堆染的红中,香味弥漫到几公里之外。

这样过于繁花锦簇的景色并不为执明所喜,所以这座公馆在10年前作为他的12岁生日礼物被赐下后,很少得到主人的垂青。而这次的光临则是一个意外。

执明是来养病的。

 

约莫两周前,执明出现了严重的过敏症状,甚至一度高烧不退。虽然住院看护了几日,可症状消退后不久又再度反复。尽管最后确定了过敏源是玉米与热可可,可医生依然建议让他离开王都,去僻静干净的山中休养为上。于是执明从善如流地向君主告了假,带着一队亲信随从浩浩荡荡往夕照公馆而来。

 

「殿下是否现在用餐?」

侍卫长子煜是五星元帅子氏的独子,也是执明的表弟。平日里,更多时候是由王储首席秘书官莫澜照顾执明的起居,然而王都中仍有工作遗留,便由子煜暂时接任了莫澜的工作。

「可以啊。」

执明心不在焉地修剪着盆栽中的矮松,将一棵原本漂亮的观景植物剪得乱七八糟。

「对了,记得饭后热饮要一杯热可可。」

执明一边欣赏自己的杰作,一边朝正向外走的子煜吩咐。

「欸?」闻言,子煜停下了脚步,用一种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执明。

「怎么了?」

「您过敏,不能...」

「哦,那是为你点的。」

「欸?...可...可我不喜欢热可可啊,能不能...」

「不能。」

未等子煜的话说完,执明就打断了他。

「傻站着做什么快点儿,我饿了。」

 

 

午餐很快准备好,因为不是在宫中,所以子煜同执明一道用餐。

当主菜、沙拉、甜品都结束后,一杯热可可被端到他面前,而执明面前的则是一杯红茶。

子煜盯着眼前那杯冒着热气的热可可,仍然没有弄懂执明的用意。不过这次他没有再发问,只是默默端起了杯子。

「等等。」

执明出声叫住了他,并且极为顺手地将自己的红茶换到了子煜面前。接着端起那杯热可可毫不顾忌地喝起来。

「哎!」

子煜赶忙出声阻止,却被执明的眼刀刹住。然后眼看着他将那杯热可可啜饮殆尽。

「你的红茶冷了,快喝掉。」

执明放下杯子,等着子煜喝完红茶,才又将杯子换了过去。

「您...您为什么要喝热可...」

「你记错了,我喝的是红茶,而你喝的才是热可可。」执明用清水漱了口,擦好嘴站起身,向另一侧通往卧室的花厅走去。

「现在你要做的事就是替我喊医生来。」

 

 

 

--------------------


PS:部分人设有参考亨利八世及其妻们



评论(41)
热度(216)

© 云杉雪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