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杉雪松

刺列专号,谢绝非洁癖粉转载
执离齐蹇极度洁癖
衍生角色不拆不逆

【IE】 Popo与Evan的饲养日记 07~08

※人形宠物梗

※金毛犬Popo与布偶猫Evan的日常

※宏晋CP以及Teddy友情客串主人,其他成员酱油

私设有:

宠物基本为人形,但是会保留耳朵、爪爪、尾巴、以及一些生活习性。

有语言能力,1岁相当于人类的4岁,外形大约同人类周岁孩童


前文戳 06


=====================


【十九】

易先生是个演员。

当红小生,年纪轻轻就拿过几届影帝,收视保障。

所以当结束和Popo的你亲我一口我亲你一口游戏后,电视儿童Evan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啊!易柏辰!」

小布偶一爪捏着金毛犬的尾巴,一爪指着眼前的男人。

「原来Evan认识我啊,你好哦,我是易柏辰。」

被猫咪转移了注意力的大人们终于停止了幼稚的争吵行为,一齐看向它。易影帝甚至蹲下来揉了揉小布偶的绒耳朵。

Evan扭着头瞧了瞧男人,又抬头看了看马老板,突然就放声哇哇大哭起来。

「欸?!!!!」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豪泣弄得不知所措。

「Evan怎么了?」

不愧是宠物店老板,马老板第一个反应过来抱起猫咪。一边哄着它,一边用手捏小布偶的后颈。

「爸比说我妈咪是马振桓但是马振桓的男朋友是易柏辰所以我到底是谁跟谁生的但是Evan和爸比长得不一样所以肯定不是爸比生的那Evan就是马振桓和易柏辰生的了可是如果我是你们俩生的你们为什么不要Evan了嘤嘤嘤Evan是没人要的小孩嘤嘤嘤还有Popo说他爸比是易柏辰那他是易柏辰和谁生的Popo是不是你和易柏辰生的那如果是这样的话Evan和Popo是不是德国骨科以后是不是都不能亲亲了嘤嘤嘤」

「不,你这rap水平一看就是你爸比亲生的好么!」一向重点与常人有异的马老板差点儿将腹诽讲出来。

「好厉害的逻辑思维啊!你可以去念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系欸...」

眼镜熊Teddy啃完胡萝卜,一边赞叹一边鼓掌。周围的小伙伴们也都跟着它一起啪叽啪叽鼓起掌来。

于是,马老板只好抱着小布偶,耐心地跟它讲解人与布偶猫之间的错综复杂关系,同时还要努力不伤害小孩子的感情。当然,更重要的是保证Evan和Popo绝不是德国骨科,可以继续亲亲。

「别说是亲亲了,你俩滚床单都可以啊...」袋鼠明杰在一旁插话。

「闭嘴!」

马老板觉得自己好心累...

与此同时,易演员则是默默拨通了陈先生的电话。

「陈向熙,没事干不要乱给小孩看奇怪的电视剧!!!」



【二十】

在理清完所有关系后,小布偶终于满意地坐上了大巴车,同伙伴们一起前往马老板的民宿。

Popo坐在猫咪身边,看着Evan刚刚哭红的眼睛,不由凑上前轻轻舔它的脸颊。小布偶被痒得不住缩脖子,可却引得幼犬凑得更近,舔的也更欢。

「啧~下流!」袋鼠明杰捂着眼,跟身旁的苏牧犬子闳换了个座位,「非礼勿视!」

「明明是单身狗的羡慕嫉妒恨。」兔鼠滴冷吐槽。

「不怼我,你会死哦。」

「其实这种事情啊,有人告诉我,只要忍耐到32岁六月中的时候就好了。」坐在后排的眼镜熊Teddy语重心长。

「为什么?那个时候就能有女朋友了?」

「不,那个时候你就会习惯了。」

......



【二十一】

到达目的地下车的时候,Evan发现自己的儿童手机不见了。

多番寻找未果后,才知道原来是Popo故意藏起来想给它惊喜。

「这算哪门子的惊喜啊!简直是惊吓!喵!」猫咪表面上依旧笑眯眯地和伙伴们闹做一团,可看向Popo的眼神里却透出一丝不怀好意。

晚上,小伙伴们分房。Evan主动提出要和Popo一起。

「它都不会收拾房间,所以Evan要乐于助人!喵!」

小布偶如是说,然后直接拿过了马老板手里的钥匙。

总觉得有股阴谋的味道,大概是我想多了...马老板狐疑地看着两个毛小孩手牵手走远的背影。

时至半夜。

Popo醒来想喝水,却发现身边的猫咪没了踪影。

「Evan?」喊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Popo赶紧爬起身。

「你在找谁?」

小布偶走进房间,手里捏着一只玩具老鼠。笑得邪恶。

「E...Evan...」莫名有些害怕的幼犬吞了吞口水。

「我不是Evan,我是Jerry!」将玩具鼠捏得嗷嗷叫以增加恐怖气氛的猫咪一步一步向Popo逼近。在微弱的地灯光中,眼睛泛着金色的光。

「啊!!!!!Evan好凶!好可怕!!」

下一秒,Popo便窜回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一团,埋着脸吓得瑟瑟发抖。

得逞的小布偶哈哈大笑,扔掉玩具老鼠,扑上Popo的背抱着它搓来搓去。

「Evan不凶不凶~哈哈哈哈~~傻Popo!喵~」

下一秒就被幼犬翻身用被子捂住。

真想闷死这只臭猫!但是又舍不得!怎么办?在线等,急!

第二天,没有睡好的Popo顶着黑眼圈,精神萎靡。

「我昨天帅不帅呀~~」猫咪舔着自己的爪爪,用鼻子拱幼犬的脖子。

「帅...」饱受惊吓的Popo有气无力。

「哪里帅?」

「名字帅...」

「哈?」

「一只猫竟然取一个老鼠的名字多帅啊...」吞下一个饭团后,终于感觉被治愈的幼犬回怼道,「有本事你叫Tom啊!哼唧」



【二十二】

Ian是小伙伴里年纪最小的宝宝。

只有三个月,尚未断奶。除了每天用辅食胡萝卜磨牙外,还需要主人的人工喂养。

时间一长不免让易演员生出些醋味来。

这日,马老板又在抱着Ian拍奶嗝。

易演员:你天天抱着它不累吗?!

马老板:Ian这么可爱怎么会累啦❤

一旁啃苹果围观的Teddy:......

马老板:你看Ian多萌呀~~

话音未落,萌萌的Ian便吐了奶,正好喷了凑上来向马老板索吻的易演员一脸。

易演员:都怪你!瞎说什么萌萌萌,结果现在萌吐奶了吧!

Ian:宝宝还小,宝宝不是故意的(才怪)



【二十三】

马老板的民宿靠近海。

不远处便是有名的白沙滩,天气晴好的时候,可以望见无边无际的海天一色。

吃早饭前,所有人和宠物们都要在这样的景色里早锻炼。

马老板自然是领头人。

他站在队伍最前排,随着音乐节奏摆动肢体,享受得眼睛都快眯起来。而后排的小宠物们却穿着带有荧光条的马卡龙色运动服,群魔乱舞,Popo甚至还咬着饭团扭腰。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大早上在这里跳女团舞?」袋鼠明杰提问。

「大概是因为闲吧。」Teddy熊一面生无可恋地摆臀,一面还要牵着刚会走路的Ian以防它摔倒。

「不,是为了make you全身发光。」苏牧犬子闳永远都能切中要害。

而自始至终Evan都是模仿得最像,也最认真的那一个。

喵~

 

【二十四】

(不要问我为什么秋名山明明在日本,他们却可以立刻去?他们到底住在哪里?这样的问题。你就当是一个平型空间好了。)

 

陈先生的年假第一天是在Evan的嚎叫声中开始的。

这是每个月都会上演的例行剧——

小布偶在家里东躲西藏,陈先生则握着宠物用指甲钳跟在后面逮猫。

每次结果都不变,不长记性的Evan总是会不停重复同样的错误,把自己逼进死角,然后被饲主夹在胳膊下,捏住藏起来的爪爪。

「一下下就好了啦!别乱动!会剪出血来的啦」

陈先生一边往宠物嘴里塞炸鸡来贿赂,一边小心翼翼地剪猫咪指甲。而Evan则是抽噎地啃着炸鸡,最后以将满是油的嘴擦在饲主的衣服上而结束。

 

临近傍晚的时候,陈先生接到连医生的催促电话。每个月末他们都会相约秋名山展开一场为了名誉的生死对决,是雷打不动很多年的习惯。

「爸比,可以带Popo一起去吗?」

跟金毛犬玩了一个下午公主抱游戏的小布偶跑过来抱住陈先生的小腿,仰头睁大了圆眼睛,使出惯用的撒娇伎俩。下一刻,陈先生就被套路得下意识点头说好。

 

以五连发夹弯而闻名的秋名山赛车是项历史悠久的传统。

在这里赛车不仅需要高超的漂移技术,还需要极为精良的设备。传说中,曾有位姓朱的赛车手蝉联了多年的车神称号,无论是开车的速度还是质量都堪称一绝。每当他与连医生、陈先生PK时,做着环形运动的三人就足以打开时空之门,召唤外星人。同时,还常伴有泥石流爆发等灾难,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为了peace&love,朱车神退出了这项赛事,带着一个仙女头子回老家开小超市过日子去了。

于是,自他走后,车神的称号就成了连医生和陈先生反复争夺的对象。然而这么些年的交战却一直难分伯仲。

 

Evan被饲主抱下车的时候,头上带着安全盔。

这件事要追溯到半年前。

作为一个过分溺爱崽儿的家长,陈先生每次赛车总是将猫咪一起带上车。幼猫一哭,他就会立刻停车退出比赛。所以小时候的Evan有「刹车」之称。大约Evan半岁的时候,由于陈先生的疏忽,导致某次比赛时,踩刹车过猛,将猫咪的脑袋撞出了一个包。从那时以后,只要来到秋名山,Evan就会被饲主强行戴上头盔。

一开始,小布偶是拒绝的。因为某次子闳盯着他看了30秒连连称赞很帅,就在猫咪得意洋洋翘尾巴的时候,苏牧犬却又补刀,【我说的是头盔反射出的自己啦!】

这件事给Evan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但是陈先生这次难得没有被宠物的撒娇击倒,非常固执地坚持己见,所以,随着时间推移,头盔也像灰爪爪一样被小布偶无可奈何地接受了。

「我是这里的阿姆斯特朗!」Popo是自己跳下车的,它望向尚被陈先生抱着的猫咪,露出颇为神气的表情。一边舔着手里的棒棒糖,一边好奇地打量周围的一切。被连医生带来的滴冷看见它们,主动走了过来,身后还带着一个陌生的脸孔。

「这是我的新朋友哦~」滴冷开口。这是一个略比Evan和Popo高出半个头的男孩儿,清清瘦瘦,背上背着一个壳。

「你们好,我是执。」白玉蜗牛自我介绍。

「我们没有说你弯啊。」Popo的注意点似乎有哪里不对。

「为什么你的身上有壳?」终于被主人放下地的Evan指着执的后背问。

「因为他要背锅呀~」滴冷从怀里掏出葱,欢快地解释。「你要吃葱吗?」

「不,我不吃小葱,要吃就吃大葱。」蜗牛君很是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滴冷的好意。

 

这晚的比赛以陈先生的险胜告终。

Popo是围观宠物中最兴奋的一只。它激动地围着陈先生打转,嘴里嚷着【Popo也要学开车!】

「Popo啊,宠物是不能拿驾照的。」连医生弯腰揉幼犬的脑袋,然后又指了指挂在主人腿上的猫咪,「你看Evan,其实它车技也很棒哦,但是不能开呢。」

「这样啊...」很是失落的金毛犬扒住陈先生的另一条腿,「不过,Evan爸比真的好帅哦~」

「那当然啦!我爸比只不过是脸看起来纯洁,其实车速一流哦~」小布偶很是自豪。

「果然都是老司机呢。」

滴冷总结陈词。

 

 

评论(23)
热度(220)

© 云杉雪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