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杉雪松

刺列专号,禁止转载

【IE】 Popo与Evan的饲养日记 06

※人形宠物梗

※金毛犬Popo与布偶猫Evan的日常

※宏晋CP以及Teddy友情客串主人,其他成员酱油

私设有:

宠物基本为人形,但是会保留耳朵、爪爪、尾巴、以及一些生活习性。

有语言能力,1岁相当于人类的4岁,外形大约同人类周岁孩童


前文戳 04-05






=====================


【十五】

犬类喜欢用舔舔舔来表达爱意。

Popo吃完饼干,脸上沾了碎屑。Evan在一旁边喝果汁,边指着自己的脸点点点。可Popo东擦西擦总是擦不对地方。小布偶坐不住了,跳下椅子跑过来,肉爪爪在幼犬脸上呼噜了好几下。

「总算干净了!喵~」

跟主人一脉相承有轻微洁癖的猫咪如是说。

Popo露出一个招牌式的烂柿子笑容,「Evan最好了~」下一刻便冲上去亲来亲去。

「呀!Popo你怎么还伸舌头,唔...」

小金毛犬开心地摇着绒尾巴,将猫咪的脸舔了个遍。

「喜欢就要舌吻呀~」

 

晚上,陈先生替宠物洗脸。

发现自家小布偶的脸上不仅一股子口水味,腮旁还附带了两枚牙印。

陈先生:???

 

三日后,猫咪和幼犬在一起玩闹。

照例在陈先生家的大床上玩你推倒我我推倒你一起蒙着被子滚来滚去的纯洁游戏。然而乐极生悲。被不小心压到猫尾巴的小布偶,下意识地挥了一爪子过去。

「啊啊啊啊!」

Popo被挠得几乎跳起来。脸上赫然三道鲜红的血印子。Evan被它的大叫吓得呆住,半晌才回过神,想起陈先生因为工作忙已经两周没有给自己剪指甲了。

「Popo...对...对不起...」

小布偶难过极了,怯怯地凑上去查看同伴的伤口。幼犬眼睛里噙着眼泪,努力装出勇敢的样子。

「不...不疼的...爸比说过Popo是男孩子,不怕这种小伤口的。」

「我不是故意的...」罪魁祸首委屈得快要哭出来,于是,它模仿着几日前幼犬舔自己的样子,伸出小舌头凑上去。

「嗷~~~~」

这次是直接从床上翻滚了下去。Popo一手捂着脸,一手捂着屁股,顾此失彼,不知该先揉哪一个。

「Evan你舌头上有倒刺...嘤嘤嘤...」终于还是没有忍住。Popo的泪珠大滴大滴滚下来,嘴里却还在抽噎着安慰猫咪。「不...不...疼...不...疼...疼...不疼...疼...不疼...疼....」

「Popo你到底是疼还是不疼啊?」围观了整件事故的苏牧犬子闳淡定地问。

「Popo你真厉害,哭着也能念rap欸...嗝...」永远在啃葱的滴冷总结陈词。

 

 

【十六】

饲养宠物的人大抵都知道,家里的崽儿乖的时候是天使,闹的时候是恶魔。

对此,陈先生深有感触。

周六,突来的加班让他不得不取消了带Evan外出去游乐园的计划。好在小布偶向来乖巧,并没有耍赖闹脾气。它静静地坐在饲主膝盖上,看着主人漂亮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

 

起初,一切安好。

抱着小鱼干吃的猫咪一门心思低头数着自己的爪爪毛。它近来似乎已经接受了黑脚王子的事实,不再抗拒穿粉色小短裤出门。

然而当一袋小鱼干吃完后,事情起了变化。

数完后爪毛又数完前爪毛的小布偶开始各种扭动小脑袋和身体,意图获得主人的关注。

「你都一个小时没有摸摸Evan了!」

猫咪腹诽,但一向生气了只会冷战,不会开口的它这次同样保持了缄默。可是越来越频繁的小动作泄露了怒气值累加的事实。所以,当猫咪第100次仰头盯向主人,却依旧没有得到回应后,冲突终于爆发。

Evan伸出爪爪,「啪」的一下狠狠拍在陈先生的电脑键盘上。

「啊!Evan你在干什么啊!!!!!」工作接近尾声的陈先生发出哀嚎。小布偶跳下他的膝盖,站在一旁从容地舔爪爪。

「哼!给一点儿好脸色就不知道这个家谁才是主人了!喵!愚蠢的人类!喵!」

 

 

【十七】

大概每个孩子都曾被爸比胡渣蹭脸的恐惧支配过。

Evan也不例外。

他第N次向Popo控诉陈先生的恶行,换来的却是幼犬的炫耀。

「我家爸比和阿爸才不会拿胡渣蹭我呢!Popo最喜欢他们了...」小金毛将手插在连帽衫的口袋里,很是骄傲,「他们都没有胡子哒,因为每天早上都会互相给对方刮呢~~」

猫咪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输在了爸比是单身狗这一点上!好气哦,可以再给它一爪子么?

「Popo,我回来了哦。」出差一个月的黄先生终于到家,「真是辛苦呀,哎呀,Evan也在呀。」

风尘仆仆的黄先生放下行李,首先过来寻找自家崽儿。野外调查工作让他几乎一个多月没有好好收拾自己。

「啊啊啊啊啊啊!!!!!」

可谁知,见到他的第一眼,不仅没有预想中的爱的飞扑,Popo和Evan反而立刻紧紧抱在了一起,吓得嗷嗷叫。

「好可怕!!!看起来就脸好痛!!」

「怎么办,我觉得脖子也好痛!!!」

面对两只语无伦次惊恐万状的宠物,黄先生莫名其妙地摸了摸下巴。

「难道是我一个月没刮胡子,所以崽儿不认识我了?」

留着一脸络腮胡的黄先生如此思忖。

 

 

【十八】

宠物店老板马振桓其实还经营着一家民宿。

为了补偿之前Evan因为血统而遭受的打击(其实是被好友陈先生威逼利诱),他主动将自家旅店免费出借,让小宠物们进行夏令营。

不过,眼下的情况却有点儿不太妙。

因为Popo一句「非死不可怎么拼?」马老板和前来义务帮忙的恋人易先生吵了起来。

「很简单啊!就是F-B啊!」易先生义正言辞。

「FB个鬼咧!你连最简单的英文单词都不会拼!」

「怎么不会拼?!最简单的单词A-P-P-L-E-apple!苹果!」

「语言不通都不想跟你讲话了。分手分手!」

「分手?!我们在一起三年你跟我讲分手?!马振桓你@%…@¥…*&*():「」{})…」

「我不是湿背秀的SIMON好嘛,拒绝抄梗!」

 

宠物们围在一旁或蹲或坐,本色出演吃瓜群众。

「他们看起来还要吵一会儿的样子。」永远平静的苏牧犬子闳。

「所有不以分手为目的的争吵都是秀、恩、爱!」吃完葱的兔鼠滴冷。

「我不想唱独自一人承受罪了,可以换一句台词吗?」将胡萝卜啃得吧唧吧唧响的马氏宠物1号眼镜熊Teddy。

「不要以为把胡萝卜吃出花来就可以让人意乱情迷了,论美貌你是比不过我的!」不知为何突然对颜值担当这一身份产生危机感的袋鼠明杰。

「呼噜呼噜」今天没有咬电话线,但是也没有胡萝卜可以咬的,不会说话的马氏宠物2号马来熊Ian。

至于Evan和Popo则是在角落里玩你亲我一口我亲你一口的友情游戏。

你问为什么马氏宠物要编号?

很简单呀。因为太多了嘛。

毕竟马先生家除了上述两只熊崽儿外,还有第三位家养宠物——易先生嘛╮(╯▽╰)╭

 

 

 


评论(31)
热度(224)

© 云杉雪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