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杉雪松

刺列专号,禁止转载

【IE】Popo与Evan的饲养日记 04~05

※人形宠物梗

※金毛犬Popo与布偶猫Evan的日常

※宏晋CP以及Teddy友情客串主人,其他成员酱油

私设有:

宠物基本为人形,但是会保留耳朵、爪爪、尾巴、以及一些生活习性。

有语言能力,1岁相当于人类的4岁,外形大约同人类一周岁孩童


前文 03






=================


【十一】

连医生的宠物诊所开在C小区的东边。

区内所有的毛小孩们都是他的客人。医生帅气又温柔,诊所里还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玩具,所以只要不打针,小宠物们都很乐意去叨扰一二。

Evan却是一个例外。

每次陈先生要带他去做例行体检或者是打预防针时,它都会紧紧搂住饲主的脖子,露出极为戒备的表情。

这其中缘由大略要追溯到一人一猫的初次见面——

满80天的小布偶因为发烧被陈先生带去诊所。连医生看到它,蹲下身来友好地捏猫爪爪。

「好可爱的猫咪,卖给我吧~How much?」

闻言,被吓得一激灵的小布偶,立刻紧紧抱住陈先生的小腿,嘟起嘴,将小脑袋摇得仿若拨浪鼓一般。

「我...我很贵的!你买不起买不起!喵!」

所以说幼年的心理阴影会被记一辈子。

从此以后无论连医生怎么示好,在Evan心里都被打上了【猫口贩子】的标签,就连那魅力四射的笑容也被蒙上了一层不怀好意的揣测。


因此,当Evan由于湿疹被再次抱来诊所的时候,它的脸上分明地贴着大写的【不乐意】三个字。

「Evan四肢上都是疱疹,还有点儿低烧。」陈先生想把猫咪放下来,但是小布偶竟然露出了爪子勾住饲主领子,死活不愿撒爪。

「手足口病是幼猫常见病,泡个温泉药浴就好啦。」连医生很淡定地写完病历,然后从室内搬出了一只浴桶,开始往里面倒入药剂和热水。

他饲养的兔鼠Dylan在一旁啃着葱围观,而笼子里的一只仓鼠从Evan踏入的那一刻起,就紧紧缩在墙角,恨不得将身体都塞进墙壁缝儿里。

这就又是另一桩公案了。

仓鼠的名字叫国师,是一只上了年纪的成年仓鼠。早在Evan第一次来到诊所时,就因为太激动一口将它吞了下去,吓得陈先生和连医生又是捶背又是倒颠,折腾了大半天才终于让险些被仓鼠噎死的Evan吐出来。可好景不长,两个月后popo来到诊所,也犯了跟Evan同样的错误。经历了两次生死考验的仓鼠从此看到这一猫一犬便贴着墙走,连正眼都不敢多瞧一下。

不过,眼下的情景倒是叫国师生出几分大仇得报的快感。

「不要!不要!不要!!」

听到要泡澡的小布偶迅速跳下,撒腿就往外跑,但下一刻就被连医生抓住,夹在胳膊下。

「听话的孩子有糖吃,不然要打屁屁。」威胁的结果就是引来布偶的嚎叫。

「Evan乖啊~一下下就好了啊~」陈先生半跪在地上,一边安抚猫咪一边向连医生使眼色,两人配合着飞快地扒掉了Evan的衣服。

「Evan不闹的话,让滴冷给你唱歌听。」连医生见猫咪挣扎的太厉害,只好放下它,将威逼改为利诱。被剥得只剩下一条草莓内裤的猫咪却并不领情,几乎炸毛地被两个大人逼入墙角。


五分钟后,Evan坐在药浴桶里被连医生浇热水。

「现在就算让滴冷唱【烟花易冷】也不能拯救我受伤的稚嫩心灵!喵!」Evan将头埋进桶里。

「没关系,可以让滴冷给你跳【极乐净土】。」连医生依旧温和的说。

Dylan:????Exm???


【十二】

夏天悄无声息的来了。

活力小男生Popo依旧顶着一头金毛,整日在小区里称王称霸。直到有一天被下班的罗先生拎回去。

「popo啊,你顶着这一头毛不热吗?爸比给你剪掉一点儿好不好?」罗先生手拿剪子,语气温和,但是表情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好...吧...」popo吞了吞口水,为了自己的新电动毫无原则地屈服了。

「Popo最乖了~放心~爸比手艺很好的~肯定给你剪得超帅~~」

如是自吹自擂的罗先生在第一剪子下去后,安静了。他沉默了一会儿,内心安慰了自己两句,又下了第二剪子,然后空气里似乎开始有不安在跳动。

没关系没关系,还是可以拯救的!

罗先生在这般安慰自己了无数句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了:

「popo啊...你看夏天那么热,不如我们剃个亲子头吧~」

「哦...」幼犬面无表情。


10分钟后。

「不是说好亲子头的么?为什么爸比你是板寸,我就变成了光头?」

Popo站在镜子前,一脸懵懂地问。

「男人的话你都信,太天真了啊崽儿!」

「......」



同样的问题在邻居家也出现了。

趴在饲主肩膀上睡了一个午觉,Evan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的长毛被剪短了。作为一个以美貌夺天下的布偶怎么可以允许有这种事情的发生!于是它憋着嘴,开始酝酿风暴。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让齐老师来烫个卷吧!肯定很好看!你看就像爸比这样的!我们来个亲子头好啦~」陈先生指了指自己头上的电卷棒。小布偶噙着眼泪,勉强同意了。

但是当两个钟头后,它再次看到镜子时,事情便朝着一发不可收拾而去。

「很好看啊!很好看!」陈先生在布偶的干嚎声中手忙脚乱,简直快要用完一辈子的苦口婆心,也无法让这个小祖宗冷静下来。

「Evan不是很喜欢风间澈嘛!你看这个发型简直跟风间澈一模一样哇!」齐老师也加入了安慰阵营。

「可是,可是人家喜欢的是陈亦夫,不是风间澈!啊啊啊啊啊啊啊!!!!」马屁拍在马腿上,布偶哭的更大声了。

......

......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猫咪被饲主扛回家。趴在陈先生肩膀上的时候还在轻轻抽泣。

电梯门打开,正遇上戴着帽子的Popo跟罗先生。

「哇呼~好像大蛋卷带着小蛋卷哦~」幼犬开启了童言无忌攻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帝关上了一扇窗,就一定会为你打开一道门。

所以当发型风波而引来的冷战持续到第三天,门出现了。

意外的台风天里,蹲在窗台上感怀猫生的小布偶,看到楼下Popo被吹掉了帽子。下一刻,它就跳下窗台飞扑进陈先生怀里,要求挠挠抱抱举高高外带豪华套餐。

陈先生简直要被这一刻的幸福击倒。

「就知道我家Evan最贴心了~不会真的生爸比的气的~~爸比好感动哦~~」

「不,我只是觉得对比Popo的光头,自己还是很幸运的...」

「......」


第二天,Popo收到了来自对门邻居赠送的一箱高级狗罐头和一把刷毛梳。

Popo: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而屋内正在健身的罗先生正大汗淋漓地呼唤崽儿:

「Popo快给爸比倒一杯水!」

小金毛面无表情地答应了一声,到了一杯水,然后站在罗先生面前默默喝掉了。

「喂!臭小子你什么意思啦!」

「谁叫你给我剃光头的!哼!逼爸渴死!」


【十三】

Evan是只布偶猫。

但并不是纯血,它有十六分之一的暹罗猫血统。虽然这微乎其微的基因丝毫不影响它作为布偶猫的显性模样。

这一点在Evan刚出生时,陈先生就注意到了。不过因为和马店主的亲友关系,且Evan实在过于可爱,所以他对于宠物的血统问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而相安无事了这些时日。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大,暹罗猫的一些特性似乎开始变得明显。直到某次洗澡后,Evan发现自己的脚变黑了。

「Evan不是纯血,Evan好难看,Evan丑丑的,嘤嘤嘤...」小布偶将自己缩在被子里团成个球,抱着膝盖,用爪爪捂住小脚。

无论陈先生怎么劝慰,猫咪都陷入了牛角尖,无法自拔。最后,他不得不去隔壁找来popo,希望能有所助益。

「Evan你怎么了嘛...」已经长成刺猬头的幼犬钻进布偶的被子,然而一向与它亲厚的猫咪却闪躲开了。

「我好难看,你不要看我。」

「没有呀~Evan一直很漂亮呀~」

「可是别的布偶都是白手套,只有我是黑手套。」猫咪挪开爪爪,露出灰色的脚丫。

「这有什么,黑脚王子也很帅啊~」popo却满不在乎,它重新用被子把自己和猫咪裹在一起。「这样多特别呀~跟别人都不一样欸~~如果哪天Evan走丢了,我就能立刻找到你啦!」

「真的咩?」

「当然真的啊!Evan要相信Popo哦!」

Popo一边拍着胸脯保证,一边凑上去轻轻舔了布偶的脸。


与此同时,陈先生正在客厅里与马老板打电话。

「马振桓你这个无良奸商!你知不知道Evan不是纯血这件事给它造成多大的打击啊!」

「欸~~我以为你一开始就知道哎~~」

「你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喂!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纯血混血,而是我家猫咪不开心了好嘛...」

「今天猫罐头打折欸~~」

「你不要给我转换话题!小孩子留下心理阴影,以后要怎么办!」

「我下次送你个磨抓板好了。」

「你不要以为一个磨抓板就能收买我!」

「哎呀,我的熊又打架了,先挂了,啊~Ian不要咬电话线....嘟嘟嘟」


马老板的宠物店里今天也很热闹呢。╮(╯▽╰)╭


【十四】 

楼下的王先生家除了苏牧子闳外,还有一位热爱健身,有着漂亮脸蛋与健硕肌肉,附加吐槽技能满点的住客——明杰。

嗯,它是一只袋鼠。 

 

袋鼠明杰在S区的丰功伟绩可以追溯到三年前。

对比Popo的调皮捣蛋,明杰显然要厉害得多:舌战群儒,连黄先生都被怼得嗷嗷叫。不过后来在捷运站偶然被星探发现,明杰就成了一只网红鼠,开启了赚钱养主人(?)的生活。 

唉:-(  生活不易,一定是老天嫉妒我的美貌——明杰如是说。

 

三年签约期满后,明杰重新回到家。赫然发现自己在S区的小霸王地位竟然被一只刚满一岁的金毛取代了! 

好气哦!气得连肌肉都缩水了!

明杰一边腹诽,一边咬棉花糖。沾了满嘴糖絮的它并没有发现不远处走来的一猫一犬。 

 

「哦买嘎!那里竟然有只袋鼠吃了一嘴的兔毛!」

小布偶Evan有双漂亮的眼睛,奈何身为猫咪,夜间视力极佳,白天却是个废OTZ

「天哪天哪,兔兔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兔兔!」

猫云亦云的Popo还没有发现目标物,就开始遵循本能,盲从起了猫咪。

完全沉浸在愤慨中的明杰越嚼越用力,而这边Evan已经抓着Popo飞快地扭头就跑。

「要赶快告诉风甜,这里有只吃兔兔的大袋鼠!」

 

经过小区花圃的时候,还顺道将正在喜滋滋围观小葱长势,认真做实验记录的滴冷也一起拽跑。

「所以为什么要抓我?」滴冷吓得赶紧从口袋里抓出一把葱,「让我吃口葱静静。」

「因为你长得那么像兔兔!」Popo义正言辞。

「可我其实不是兔兔哇⊙▽⊙,大家都叫我熊老师。」

「都是啮齿类,你装什么熊瞎子呀╮(╯▽╰)╭」Evan一语道破。

 

三人哼哧哼哧跑回公寓,敲开二楼的门,立刻拖着安哥拉兔风甜向上奔。

「啊诺,控你七娃,哦哈哟,粟米马三,嗨,哈喽,本揪……到底怎么了?」

终于切换对语言系统的安哥拉兔表示有谁能来给我解释一下吗?

「有一只大袋鼠要吃兔兔!」Evan慌慌张张说完,打开自家的门,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啊!!!大袋鼠进这栋楼了!」从窗户里观察到袋鼠动向的Popo大喊。

「它一定是来吃风甜的!」

「怎么办怎么办!快躲起来!」

 

兵荒马乱中,Evan灵机一动,将风甜塞进了沙发底,一同被塞进去的还有兔鼠滴冷。

然而安哥拉兔体型过于巨大,滴冷被挤得一个踉跄,摔在了沙发下那被陈先生遗弃了万年的CD机上。

「月光诀,泼墨的纸砚砸了你一脸……」

 

被自动播放吓了一大跳的猫咪没站稳,滑倒在地,下意识翘起的爪爪直接踩在了前来救援的Popo鼻子上。一猫一犬同时扑倒。

 

而奉主人命前来邀请邻居聚餐的明杰在推开门的刹那,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乱七八糟的景象。它抹了抹嘴角的糖絮,然后一跺脚。

「好荒唐哦~」

 

事后,被饲主惩罚打扫房间的Popo悄悄拉过小布偶。

Popo:「Evan,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明杰我就好想吟诗哦」╭(°A°`)╮

Evan:「什么诗?」

Popo:「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Evan:???

 

========


PS:文中的棉花糖是指那种靠离心力打出来的一大捧的,像棉絮一样的棉花糖,而不是超市卖的那种放在袋子里一块块软软的棉花糖哦~\(≧▽≦)/~

PPS:关于小宠物的体型大小。

第二话里写Popo只到陈先生的膝盖,所以大概顶多不会超过60厘米,因此,请脑补差不多一岁年龄大小的人类小孩体型的Popo和Evan...


评论(26)
热度(219)

© 云杉雪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