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杉雪松

刺列专号,禁止转载

【执离】两相欢番外『菩提』 01

执离不拆不逆 HE


================


    须知欲到菩提岸,好是常悬般若船。

   

    执明自小便不信鬼神。

    天权三面为昱照山脉所环,唯有西侧一路通向域外。国内善农桑,常有商队以丝绸、茶叶、瓷器为货,传往西域各国。而高鼻深目的胡人则带着珊瑚、象牙、琥珀、宝石、地毯、良马等物来至天权。王城中常有胡姬酒肆,贵胄府上也多有昆仑奴。甚至天权先王高宗的凤后亦有半支胡人血统,故而执明天生的英俊,眸子里都泛着隐隐的蓝,好似藏着星辰大海。

    如此大化之道,自不限民俗。景教、大食法、佛陀便随着那些异族传入朝中。执明自幼见惯了这些,反倒不大笃迷了。不过,每逢节庆却总是很雀跃。那是他难得能出宫的日子。街上总是挤满了熙攘的祭祀人群,道旁小贩会卖些小玩意儿,寺庙中更是金鼓喧阗笙歌鼎沸。彼时,执明年纪尚幼,被长兄抱着能看一天的热闹都不觉腻。偶尔太傅会拿几块散了福的膏饼来喂他。他总是吃的满脸满身,然后将油腻腻的小手全擦在哥哥的脸上。

    这般的光景未出几年,便随着长兄的猝然离世而结束。不久,宫中屡有妖祟邪秽之事传出,流言日嚣,人心惶惶。崇明殿又接连遭受天火,母后也随之病倒。云慧和尚的几场讲经做法之后,原本鲜少有祭祀的内宫便几乎日日可闻诵经声。玄武殿内更是香火缭绕,幡幔遮天。天德二十二年,七岁的执明便被送去了昭元寺,替身修行。

    对于这段记忆,成年后的执明很少提及,旁人总想着大抵是娇贵的人吃了苦不愿回想的缘故,更何况后来天权王室同胞阋墙的申酉之变也同那里脱不掉干系。可对执明而言,最初的那段岁月却是他成为王世子前最为惬意、欢愉的时刻,喜欢到不肯同他人分享,只愿独自一人慢慢回味、怀念的地步。


    昭元寺在天权王都城郊约莫二十里的地方,依着昭元山的陡峭岩壁而建,近旁是一汪瀑布,唤作泷渊潭。小执明到了那里的次日,便落了发。虽有乳母、侍从跟着,不必同寺内的和尚同吃同住,可功课却还是要做的。师父是个约莫不惑之年的和尚,法号空明。空明不擅打理,披头散发不剃度,全然不像出家人的模样。可老住持对他颇为恭敬,唤他师叔。空明一个人住在寺庙东南角最偏僻的院落里,身边也没有小沙弥,执明便是他唯一的徒弟。

    「你的名字里有明,我的也有,倒是缘分。」

    和尚第一次见执明时,如是说。执明瞧着他古怪的模样,突然觉得原本阴森的寺庙也不那么骇人可惧了。

    日常的功课不多,空明不曾教他诵经,反倒教了他好些佛偈佛诗。执明开蒙的早,三岁已识诸子经典,和尚写的一手好字,每日写上一首,教小执明临摹誊抄背诵释义,便算是圆了修行。剩下的空闲只由着他满院子疯跑。最初几日,执明只当鸟雀离笼,看什么都新鲜,四处撒欢,可左不过耍了几下就没了意思。摸去泷渊潭洗了几次澡,结果某次失足跌下去,险些淹死,他便彻底学乖了。

    「不过淹一次,又没死,没出息。」

    晚间回来,一身狼狈的执明坐在椅子上生闷气。昨日,空明让他搬来小院与自己同住,又不让那些随侍跟着,只爷俩儿在昏暗的灶台里烤鸡吃。

    执明不愿理他,只气哼哼掰下一只鸡翅膀。几口嚼了,然后再掰下另一只。

    「嘿,小子,那一只是我的!」

    「和尚吃什么鸡!」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我家人都爱吃鸡,我怎么就不能吃鸡了!」

    「懒得理你!」

    和尚掰下一只鸡腿,同执明比着似地大嚼起来。

    「明日你别默字了。」空明咽下鸡肉,又不知从哪儿摸出瓶酒。「教你学狗爬,至少别淹死。后日,也别默字了,教你学拳脚,省的日后被人打死。」

    「成!」

    苦闷了半晌的小执明终于笑起来。


    和尚很少说自己的事,也不打坐念经。执明有时候问他,他便会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打混过去。日子久了,执明学了他那一套,能将歪理说成正史,头头是道,全无破绽。可执明在院子里练武时,空明却会坐在院中那棵菩提树上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执明有时扎完马步喊他,和尚也总是听不见,喊的猛了会吓一跳,然后将执明臭骂一顿,但晚上继续拽着他烤鸡吃。

    空明会做的鸡很多,煎炒炖蒸样样拿手。执明起先吃的起劲,可久而久之难免腻味。抱怨了几次,和尚却置若罔闻,仍旧只做些斋菜和鸡。

    翌年暮春,和尚做了一场全鸡宴。摆了满满一桌,却不吃,也不让执明吃。两人只守着那桌菜看了一整晚,第二日,执明趴在桌上打瞌睡,没有见到和尚将所有的菜都倒掉了。

    许多年后,执明遇见了慕容离。

    终于想起那个暮春的夜晚,是四月十一。




--------------

给苏苏 @苏小璟 的生贺,爱你,啾咪❤

因为要赶时间,所以今天暂且只放这么多,后文明天继续

那么,问题来了,和尚到底是谁呢Hhhh






评论(12)
热度(113)

© 云杉雪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