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杉雪松

刺列专号,禁止转载

【执离】两相欢 05

请移步新修版01-020304050607


※黎帝与明贵妃【划掉】君梗/没错,就是逆向的昏君妖妃

生子有

执离不拆不逆【会不会带其他人酱油未定,如果带就是官配】

※背景:黎主天下,执明因故失去记忆入主玄武宫


一句话概括剧情【黎黎兢兢业业宠小明,小明混吃等死爱黎黎。】


前文04

====================



大司命因为奏折一事被气得卧床不起。黎帝顾念其年老,便索性明升暗降,封了他一个司天监钦使的职位,命其在家赋闲休养。

为了平息朝臣议论,执明被责以庭杖四十,罚俸三年。据说是黎帝亲自监刑,打得人狼嚎鬼叫,昏死过去。早已告老还乡的翁彤听得传闻,惊得连夜从川州赶来,叩阁进宫探视。

而传闻中重伤不起的执明此刻却正躺在榻上,头枕着黎帝的膝盖,悠然自得地剥小核桃吃。

原先有宫人送来磕好的核桃肉,可执明却嫌弃别人剥的不香,非要自己动手。黎帝生怕他将牙磕豁了,便叫人用夹子夹开了再送来。执明拈起一个置于嘴里咬了,磕出来的核桃肉却往黎帝的口中塞。黎帝一边看着奏折,一边张口含过去,下一刻却被执明扑上来吻住,男人的舌头利落地顶开他齿间,将那核桃肉在黎帝口中滚了一遭后复又卷了回去。

「你...」

如此一闹,黎帝不禁有点儿恼。执明却嚼的开心,赤脚跳下地还朝他摆了几个鬼脸。慕容黎举起奏折作势要砸他又觉不妥,四下观望了一圈,抓了一把木匣子里的小核桃,两步跳上前硬塞进了执明衣领之中。两人正闹作一团,忽听得内侍禀报翁彤觐见,吓得执明赶忙往榻上蹿,裹紧被子装死。

黎帝忙整好衣衫,又将落在地上的奏折胡乱收了,方让人将翁彤请进来。

「参见陛下。」

翁彤年事已高,走路无人搀扶便有些颤巍,他见了黎帝躬身行礼却不慎打了个趔趄,幸而被黎帝扶住。

「朕早已说过翁阁老免一切俗礼,您一路风尘仆仆从川州赶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慕容黎话未说完,翁彤倒先哽咽起来。他原是执明太傅,入瑶光朝内亦辅君三载,任职翰林院诰敕学士,后又以天子师之晋封还乡,泱泱帝国上至黎帝,下至庶民都要尊他一声阁老。如今老人家却泣涕如雨,只拉着黎帝的袖摆说不出话来。

「太傅...」

执明不忍心,隔着珠帘堪堪探出半个头,颇为可怜兮兮地唤他。翁彤循声望去,不免老泪纵横,口中只告罪道:「君上孩子心性,陛下您好歹看着他当年舍命一救,多宽恕些罢...」

黎帝不好多说什么,只搀着翁彤不住劝慰,又瞪着执明一眼,不许他下榻。

「阁老多虑了。执明很好。」

黎帝搀着翁彤慢慢朝內殿行去,执明忙躺下去,觉出不对又匆匆改成趴着。

「太傅...我没事...」

太傅踉跄几步上前,想看执明的伤,可探出的手又生怕碰疼了他,犹豫了片刻终还是只坐在了榻旁。

「君上...你可莫再胡闹了...」

「不胡闹,不胡闹,以后都不胡闹了。」

执明忙不迭答应,又抬手去擦太傅的脸,结果袖子里滑出一颗小核桃,滴溜溜滚到黎帝脚边,太傅尚未看清是什么,就被慕容黎踢去了角落。

黎帝见他二人有话要说,不好插嘴。只眼神示意执明莫要泄露了天机,便默默退了出去,吩咐内侍将玄武宫的西侧殿收拾好。天色颇晚,宫门已落匙,怕翁彤再出宫太过折腾,不如就在宫内将就一晚。其他事明日再议。

朝中瑶光旧臣对于执明本就不满,借着这次事端发难,连黎帝也无奈何,只好下了罚令。不过杖责的棍子都是中空的黄松做的,执明身上垫着棉袍,下手的又是他亲自从天权王宫带来的掌事太监,那四十廷杖只当是掸灰。不过执明是内宫之主,他挨罚,满宫各司上万的宫人奴才都要跪着谢罪。黎帝叫人搬了贵妃榻,卧着看他挨打,打了两下还嫌执明叫的声不够大,亲自过去拧他胳膊。事后被执明以胳膊拧淤青了为由,在向煦台的水榭亭子里闹了一夜。

却不曾想宫外不知内里实情,倒连累了翁彤担忧,想来实在是有些愧疚。翌日,黎帝便下旨,令翁彤在玄武宫小住些日子,也好同执明多说说话。


养了近一个月,转眼已至初冬。

送走了翁彤,执明便没了管束。在玄武宫里熬不住,点了次孔明灯玩,烧了西街十二宫,死了四五个人。彼时,黎帝正在丹青阁作画,画的正是执明小像。听得禀报也不过是让速速救火,并差人赶快将执明请来,生怕他在玄武宫内被波及。

小內监很是不解,心想玄武宫离着西街十万八千里,更何况四围都是曲水活溪便是烧了整个皇宫也烧不到他那里。

「算了,别让他来了。外面乱糟糟的,还是朕自己去吧。」

黎帝唤住小內监,收了那画,向外走去。御辇路过中宫大堂时,远远瞧着西面的火势渐弱,只有灰头土脸的宫人在穿梭。几个披头散发的人互相搀扶着逃出来,鞋都不及穿蹲在墙角冻得瑟瑟发抖,瞧衣裳不是一般婢子,黎帝这才想起西街十二宫里住的是前月瑶光旧族按祖制硬塞进来的秀子。他本想着先安置在宫西角,等着过完正月再寻个由头遣散出去,却不想怎么就碍了执明的眼,折腾出今日这一桩沸反盈天的闹剧来。

「陛下,这些烧死的人...」西十二宫掌事太监匆忙来请示。

未等黎帝开口,一旁的首领太监便斥责道:「你是宫里的老人,这种事情怎么还要来劳烦陛下?按老规矩办即刻。明日收敛停当了再说!陛下现在急着要去玄武宫,这火势惊了明贵君岂是你们担当的起的!」

掌事太监忙诺诺告罪。黎帝被逗得发笑却又只能硬生生憋住,强撑出不怒自威的神色来。


玄武宫内灯火通明。

地龙烧得正旺,执明散了发髻,只穿着墨云暗纹古香缎单衣,坐在配殿里剥糖炒栗子。宫人立了一屋子却听不到半点儿响声。小胖慌慌张张跑进来,被波斯绒毯绊倒,连滚带爬地摔进来。

「还没过年呢,你就忙着磕头,本君可没有压岁钱给你。」

执明将剥好的栗子放进金丝八瓣莲花玛瑙碗里,头也不抬道。

「回君上...死...死了。」小胖结结巴巴答道,话未说完就被执明一颗栗子砸了脑袋。

「呸,谁死了...」

「是...西十二宫的人...」

「死就死了,你是没见过死人还是自己没杀过人啊?」

执明不以为意,还要说什么就听见殿外通报声。宫人们一齐下跪请安,执明却不起身,黎帝进来也不见怪,径自往侧榻上坐了。

「听说西十二宫走水了,都是我的过错,我不该弄什么孔明灯的。阿离你莫要生气。」

执明又是那幅委屈兮兮的模样了。黎帝接过他手中的玛瑙碗,捻了一颗栗子吃。

「命数罢了,横竖与你无关。若是有人说闲话,直接拖下去杖毙就好。」

黎帝这话说的声音格外响,配殿内外听得清清楚楚。

「阿离真是我的好阿离。不过那些人太可怜了,叫人好生超度超度才行。」

执明又塞了黎帝一颗栗子。慕容黎就着他的手吃了。方才首领太监来告,死的那几个都是旧氏族意图安插的眼线,烧得皮焦肉烂,不过口中却是干净得很。黎帝抬眼望向执明,笑意浮在脸上却未进到眼中。

「阿离怎么了?」

执明蹭过去,将黎帝揽于怀中,轻吻他的脸颊。

「记得当初你我初见,你说我是妙人。」

「自然记得,阿离宛若天人,叫本王移不开眼。」

黎帝仰靠于执明怀中,反手搂着他的脖颈,道:「这话其实不对。」

「哪里不对了?」

「自然不对。因为执明才是真妙人啊。」



-----------------

这篇文就是个爽文,没有逻辑没有三观,黎黎宠小明宠到没下限,小明做什么都是对的,对的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不服你打我呀啦啦啦~

ps:打入冷宫的情节被往后移了,因为王八蛋就是在冷宫里怀上的,然后就差不多可以完结了。

下期预告:离酱和明酱一起去西京玩吧~下元节的夜市约会!

                 明酱,离酱想要那只花灯!

                 离酱,等着我投壶给你赢来!

这是什么鬼预告?我大概今天忘记吃药了

评论(54)
热度(209)

© 云杉雪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