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杉雪松

刺列专号,禁止转载

【IE】掠袭(上)

※文不对题,请不要误会。又名【Evan养了一只泡泡鱼】

※人鱼梗

※雷黑慎


---------------------


01

帕克兰岛常年被大雾笼罩。

除去六至九月间偶尔的日光,这里几乎永远都被隐藏在大洋的阴影之中。

Evan是在七月一个并不凉爽的傍晚被带上岛的。

抓住他的是一条雄性人鱼,有着结实的骨骼和精瘦的肌肉。头上顶着几缕海藻,眼睛很大很亮,少年模样。可看似纤瘦的身体里有着不可小觑的力量,他的双拳能够轻易敲碎鲨鱼的牙齿,尖爪也可以瞬间抓断大王乌贼的触角。

人鱼有些粗暴地将Evan连拖带拽地从海里拖上来。

他们刚刚横渡了红杉岭海峡,Evan被迫趴在人鱼的背上,双腿用一种略带屈辱的姿势盘在对方腰间。人鱼一路沉默,但他始终记得将腰腹挺起好保持Evan上半身探出海面的高度。尽管Evan自小随着父亲出海,见识过无数次的骇浪惊涛,可这般在海水中乘风破浪却是从未有过的体验,恐惧与紧张中又暗透着一股刺激。他紧紧抓着人鱼的肩膀努力高扬起脖颈,偶尔有风浪打来,咸腥的海水便呛入鼻喉。他俯下身咳嗽,看见人鱼那双紧贴在鬓侧的漂亮耳鳍似乎微微泛起红来。


02

站立在浅滩中的人鱼褪去鱼尾与利爪,化出了与人类无异的双腿双手。

他的脸颊处还有浅浅的鳞片痕迹,胳膊上也有些斑驳纹印,不过倘若忽视那双半透明装饰一般的耳鳍,这条人鱼其实与普通人类并没有太大区别。当然,比起普通人类来说他漂亮得有些过分了。

而漂亮得过分的人鱼此刻做的事也很过分。

湿漉漉的Evan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在浅滩上爬行,长时间的肌肉紧张令他甚至无法好好站立。人鱼拽着猎物拖行了一段路后,猛地停下脚步,然后将Evan扛上了肩膀。

「你放我下来!粗鲁!野蛮!」

身为贵族的教养让Evan即便是愤怒也依然优雅。他用仅剩下的力气挣扎却只是徒劳。人鱼还是毫不费力地将小少爷扛入了海岛的密林。

「你到底要做什么!」

穿过长长的藤蔓林,当Evan的衣服被荆棘钩挂得残破不堪之后,他终于被放了下来。

人鱼将他轻轻扔在一个巨大的、带着人工痕迹的草甸上,然后在那张可爱的小嘴说出其他抗拒的冷酷话语之前,俯身吻了上去。

Evan似乎受到了比被劫掠更巨大的惊吓,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反抗力。不过短短几秒之后他又再一次拼命踢打起来。

「无礼!下流!你这只低等的人鱼!」

「低等的人鱼?等我们交尾以后你就知道我低等不低等了。」

人鱼有力的双腿钳制住Evan的躯体,然后撑起上身,歪着脑袋露出一个极为天真又残忍的笑容。


03

Evan扭着头,用一种愤恨中略带不甘的眼神看着人鱼。

可他的眼角微挑,斜侧方瞧人的时候尤其明显。这一瞪的威力就这样被柔化了,甚至还透出一股娇嗔的异样。

人鱼扑上去吻他。

Evan努力躲闪着人鱼唇舌的侵袭,却无法逃脱禁锢。每一颗牙齿都被舔扫过,每一寸舌头都被纠缠住,无力感几乎叫他窒息。Evan的嘴很小,很快就有唾液溢出,喉咙里发出哽咽声。人鱼放开他吐出一口气,随即再次按着Evan的后脑,将嘴唇整个压上去彻底加深了这个吻。

奋力挣扎的过程中Evan弄伤了自己的手,流出鲜红的血。人鱼见到那刺目的液体后兀地停下了所有动作。他将脸凑上前,在被Evan狠狠咬了肩头一口后,吻上那伤口,带着奉神般的虔诚。

人鱼的体温不高,被舌头舔过的肌肤带着凉意。Evan能感受到柔软的舌尖一寸寸揉弄伤口的刺痒,可这丝毫不能减缓他愈益加深的惊怕。他觉得自己仿若一只落入野猫掌中的雀鸟,被玩弄却毫无扞拒的能力。

悲伤绝望的情绪在此刻一拥而上,几乎要将他打倒。身体上的疲累与心理上的恐惧令他精疲力尽,身体在抑制不住的颤抖,陷入黑暗的那一刻,他瞥见人鱼脖子上挂着的方石项链。

「po...泡泡....」


04

人鱼是一种邪恶又残暴的生物。

在英特人古老的歌谣与传说中,这种居于海底的绮丽种群用优美的歌声令水手发狂,然后剖开他们柔软的肚肠吃掉内脏,任由被掏空的躯体沉入大海成为祭品。他们是比白鲨与巨浪更叫商船恐惧的存在。

然而人鱼的心脏是治疗霍乱的奇药,骨头更甚玳瑁,脂肪可以用做香膏,腺体则能提炼名贵的香水。在利益的驱逐下,自17世纪起,海军便时常出动,冒险对人鱼进行清缴与捕杀。

其中获猎最多的是齐之侃上校的白虎号。

每年冬季回港时,总是会有大量的市民蜂拥而至,不仅仅为丰厚的货品,更为目睹英雄的风姿。他是这个国家的骄傲,是令人钦佩的豪杰,是每位绅士向往的友人,是每个待嫁女孩儿的憧憬。

可这颗璀璨又年轻的星却在某次出海时意外陨落了。

他被人鱼的歌声所围困引诱,坠落入幽深的大海。

从此销声匿迹。

随着他的逝去,人鱼愈发猖獗,不久之后甚至连海盗也开始作乱。

那艘飘扬着双剑黑旗帜的巨型海盗船干胜号在海域中神出鬼没,与人鱼勾结,一次次重创海军。

Evan自记事起,这些往事便穿插在他的睡前故事中,伴入梦乡。


05

身为继任白虎号船长的小儿子。Evan八岁起便登上了战船。小少爷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与水手的号子作伴,在摇晃的甲板上与风浪嬉戏。他也见过水手们追捕人鱼的样子,血腥与暴力弥漫在空气中,还有耳边挥之不去的惨叫。

Evan就是在那个时候遇见泡泡的。

那是一次难得的群捕。

被龙舌兰酒麻醉的几十只人鱼被刺网拉上甲板。水手高举着手中的铁锤砸烂他们的脑袋。

只有人类四个月婴孩儿大小的小人鱼被遗忘在刺网中,他还那么小,连话都不会说,只能望着殒命的同伴发出绝望的呼嚎。刺网轻易便缠破他娇嫩的皮肉与鳞片,血水在身下蔓延。挣扎的力量太过渺小,他甚至连抬头都显得艰难。可即便是伤的再重,小家伙也依然没有停下反抗的动作。他的喉咙被一次次刺破,最后连声音都发不出,声嘶力竭地倒在刺网中,呜咽着哀鸣着,倔强地望着同伴们的方向,泪如泉涌。

「可怜的小东西。」

彼时只有12岁的Evan在远处围观了许久后终究还是不忍心。他趁着所有人都陷入虐杀的兴奋之际,将小人鱼从刺网里解救出来。然后用毛巾包裹住他皮开肉绽的小小身体,默默走开。


---------------

放心,泡泡没有对Evan来强的啦,他只不过是对于Evan没有及时认出自己有点儿生气所以故意吓他的。泡泡是好泡泡。

预告【泡泡为什么叫做泡泡呢?才不是因为他喜欢吐泡泡呢!泡泡表示:其实我叫popo不叫泡泡】

评论(53)
热度(165)

© 云杉雪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