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杉雪松

刺列专号,禁止转载

【执离】薄君 16

苏小璟:

    此文除云太严禁转载

    瑶光属于天璇国设定。生子暗示。

    唯一指定配对执离。双美同父同母嫡亲兄弟情深。天璇天权九世之仇,公子黎名动列国。本文天璇没有裘振公孙钤吴以畏韩陵阿煦,天枢没有仲堃仪凌世蕴高禄孔伯勤,天玑没有齐之侃,天权有太傅。没有遖宿国,遖宿的疆域划到天玑国,遖宿是天玑的郡。

    黑执明预警。

    未亡国单纯善良公子黎预警。

    本文指定豪车司机 @云杉雪松 。文风迷幻飘忽不定,老司机加持胆子上天无所畏惧,翻山越岭挡不住,悬崖深渊都不怕,一辆不够再一辆,誓要撞破瑶光门。

    前文:01020304 、0506070809101112131415

     接下来都是影帝黑狗的日常了。

===============================

    16

    慕容离被执明又闹腾了一整夜,第二日执明大清早上朝去了,他兀自贪睡到晌午也慵懒地不愿起身。到了午膳时,医官来了,慕容离不情不愿地起来,才发觉肚子实在是饿。昨日执明道破香丸里的机密,慕容离断了药,身上只觉得是说不出地疲惫。往常执明在他身上折腾三四次都不是问题,昨夜不过两次,他就吃不住睡过去了。

    更衣后走到前殿,侍从们已经在布菜了。

    慕容离到榻边坐下,医官将药箱搁在一旁,取了手枕替他把脉。

    花白胡子的老头眯着眼睛,半晌睁开之后,要了纸笔写下两道药方,递给慕容离:“香丸中原有刺激之物,侍君贴服多时,身上感觉不出。如今断药之后自觉疲乏不堪,都是因香丸而起。微臣写下两道方子,一道是滋补汤药,另一道是侍君需要的。”

    慕容离低头看了看纸上的字,想起昨日执明说让医官给他写一副温和的方子,没想到他真的记在心上。慕容离折起药方,转交给身边的侍从,又说:

    “替我去送送医官。”

    侍从将医官送出门,掏了一把金锞子塞进药箱里,转身就去煎药了。

    莫澜来的时候,慕容离已经用过午膳,正在向煦台外看一本古卷。他手边的茶案上没有烹茶,只放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莫澜立刻就想起执明那一日三次的大海碗补汤,苦得自家王上只把气都撒在自己身上,让他也满肚子苦水。

    “莫郡侯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

    “唉,今日大早王上赏了我好几坛子昱照山的积雪,我还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结果原来是因为公子黎不喜欢昱照山的雪水烹茶,王上才赏给我的。”

    慕容离这才想起,恍惚是有一次提起说还是喝惯了王宫底下的冷泉水。

    “那也是王上的一片心意。”

    莫澜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跟着坐下:

    “我哪儿是说这个,而是我收了雪水,王上就让我来请公子黎出门去。你说我一个堂堂郡侯,整日掺和在公子黎和王上之间,可愁死我了。”

    慕容离一听,反而笑了笑:“出门去哪里。”

    “去城外的轩辕山。王上要去那儿祭天,要小半个月才会回来。”

    “祭天……我去怕是不太好罢。”

    “王上和太傅一起出发,就让我将公子黎先带到行宫去。”莫澜揣着袖子,一副满脸无奈的样子,“你说我怎么就收了王上的「心意」呢。尽是讨不了好的事情。”传说天权王宫按照玄武而建造,玄武头指昱照关,尾吞安西郡,四足上皆有一座行宫。这轩辕山上的轩辕行宫便是其中之一。

    慕容离端着药碗,吩咐了侍从去收拾收拾。

    他喝了药:“那我也不为难莫郡侯了。”

    收拾了东西,莫澜引着他一路从偏门走到一处宫道上。宫道里停着一队人马,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慕容离听说莫家是执明王的心腹,莫澜虽是郡侯,食邑的却是最为富裕的嘉成郡,几位兄长也都手握兵权,在朝中势力颇大。看这阵仗,马车虽是不起眼但也并不简陋,护卫之人也满脸警惕,看上去不俗。

    侍从扶他上车,车中摆着凭几茶桌,座上垫着厚垫子。

    慕容离一见对面座上就没有铺的这么厚,脸上一红,便在厚垫子上坐下了。

    实话说,莫澜提出腰带他出宫的时候,慕容离心中很是欣喜。自从他来到天权国,还没有离开过定州王宫,早在天璇国的时候他就听闻天权国遍地黄金,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因此一出宫门,他就迫不及待地支起窗门一角向外探望,见集市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吆喝声四起,甚是热闹。

    出了城,路上仍有不少商贾之流。钧天国重农轻商,而天权国坐拥金玉矿藏看重商贸,商人的地位也高,因此国内不乏大商贾南来北往。

    直到进入轩辕山的地界,路上才空无一人。

    天权王要在此处祭天,轩辕郡早前就已经封山。马队一路上走的稳稳当当,也没有多停留,饶是如此也是半夜才到了轩辕行宫。

    莫澜下了车,敲了敲酸痛的颈肩,开始埋怨这个荒山野岭路面颠簸,“本侯这把骨头迟早散在路上”。轩辕行宫建在半山腰上,上山的时候的确颠簸了一些,他亲自扶了慕容离下车,指着行宫说道:“王上要等明日一早才会到,这里比不上向煦台,公子黎现在王上的寝宫里将就一晚,明早我带你去祭坛。”

    行宫总管也不是傻子,一听「向煦台」便知晓了慕容离的身份,脸上自然是好看百倍。他一路领着两人进了寝宫,里面已经布置了大半个月,收拾得富丽堂皇。莫澜看了一圈也没挑出什么刺,便嘱咐了几句就出去了。

    慕容离赶了大半天的路,沐浴更衣之后便枕着沉香软枕沉沉睡去。

    他梦见并州战事告捷,执明的十万兵马回国,但他等啊等终是没有等来天璇国接他的使者。他的王兄,天璇国的陵光王,让他永远远离母国。

    慕容离惊醒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侍从听到响动掀开幔帐进来,慕容离左右睡不着也就起身了。

    莫澜将他接去祭坛,祭天大典已经接近尾声了。执明身着华服,在祭火中烧了祈福的长卷,众臣三拜九叩,典礼就这么结束了。太傅跟着执明从祭坛上下来,一眼就在人群中见到了慕容离,不免想到了执明与他坦白香丸一事,说尽了好话,再一看执明脸上的兴奋劲儿压都压不住,便寻了个理由让他去了。

    执明记得祭坛不远处的竹林里有个小亭子。

    他来到慕容离面前,脱了碍事的外袍丢给侍从,就拉着慕容离往林子里钻。

    一夜不见,路上又被太傅念叨了一路,但执明的这点郁闷再见到了慕容离之后就一扫而空。行宫不比王宫,规矩不是那么严,倒让他倍感轻松。到了亭中,执明挥了挥袖子让侍卫散开去,自己则挽着慕容离的腰身将他提到石桌上,便吻住了那双唇。

    这才是人间美味。

    慕容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堵住了唇,吻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才被放开。执明睁大了他那双眼睛,上下打量着,让慕容离几乎有一种不着寸缕的错觉:“王上……回宫再说。”执明收起眼神,正要说话,脸色却陡然一变。

    “阿离小心!”

    慕容离有些不知缘由,突然见他将自己搂过去,撞进他的怀抱里。

    执明刚将慕容离护在自己身下,就听到一记破空之声,背上便中了一箭。他将慕容离抵在美人靠上,扶着柱子才勉强没有倒下,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王上!”

    慕容离见他倒在一旁忙去扶他,一摸发现他背上湿热一片,抬手满目鲜血。

    “有刺客!快护驾!”

    刺客已经从山上下来,十数个人和侍卫们打成一片。其中一人跃进亭中拉过慕容离的手:“王上让我们带您回去!”慕容离一惊,心中先是暗喜陵光并没有放弃他,但转念一想那一箭射来若不是执明,中间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他一手拥着中箭晕厥的执明,一手甩开刺客:

    “我不会和你们走的!”

    那刺客一愣,眼看着山下的士兵也已经发现了他们。慕容离将他一推,压着声音说:“你们快走吧!快走啊!”刺客们眼看无望,和士兵们缠斗片刻就丢盔弃甲地往山上逃去。

    慕容离望着刺客们远去,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看见。原本昏死在他怀里的执明眼睛张开了一条缝,神情几乎有些享受,看着慕容离担忧的脸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待续】

    下一章:刺客再探慕容离,压实这口天璇锅。

评论
热度(317)

© 云杉雪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