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杉雪松

刺列专号,禁止转载

【执离】薄君 12

天权牌肾宝,你,值得拥有 ✪ω✪  

苏小璟:

    此文除云太严禁转载

    瑶光属于天璇国设定。生子暗示。

    唯一指定配对执离。双美同父同母嫡亲兄弟情深。天璇天权九世之仇,公子黎名动列国。本文天璇没有裘振公孙钤吴以畏韩陵阿煦,天枢没有仲堃仪凌世蕴高禄孔伯勤,天玑没有齐之侃,天权有太傅。没有遖宿国,遖宿的疆域划到天玑国,遖宿是天玑的郡。

    黑执明预警。

    未亡国单纯善良公子黎预警。

    本文指定豪车司机 @云杉雪松 。文风迷幻飘忽不定,老司机加持胆子上天无所畏惧,翻山越岭挡不住,悬崖深渊都不怕,一辆不够再一辆,誓要撞破瑶光门。

    前文:01020304 、05060708091011

    车界大佬的核动力马车我已经看了,非常美味,敬请期待。

===============================

    12

    天璇国。

    病来如山,病去抽丝。

    陵光自接了执明的书信和画轴之后,一时气急病倒之后,消磨了大半个月的光景才总算好转一些。缠绵病榻时,他总梦见阿黎在执明身下,洁白的身子像是被揉碎的羽琼花,无助地伸着手向他哭喊要回来,因此梦醒之后便是锥心之痛。

    大半月后,陵光再也等不下去。

    并州的情形并没有多好转,吴之远被逼得连连后退,不但没能从钧天国手里夺回一座城池,反而连后方的平原也丢了。陵光思来想去,也觉得不拼一次,也难转圜,于是在大朝会上再次提出亲征并州的事情,顶着魏相劝阻,兀自决定了出发之日。朝会之后魏相又来寝宫寻他,陵光便坦言,若是战事再这么僵持下去,阿黎总有一天会被天权王折磨死的。

    魏玹辰很想说,公子黎在天权国很得宠。

    但转念一想,这几个字无论怎么说,都字字诛心。

    莫将军的奇袭起了效,夜昭的形势终于被扭转过来,但这都是以陵光和公子黎兄弟分离为代价的。天权军立下更多的战功,公子黎再得宠,最后也只会变成天权王强留下公子黎的借口。天璇王咽不下这口气,陵光也咽不下。

    侍从端来了战甲。

    沉重的甲胄披上陵光的肩膀,竟让虚弱的他踉跄一步,惊得侍从连忙扶住他。魏玹辰最终没开口再劝陵光留在夏文城养病,两个侍从为他穿上战甲,灰冷的甲胄倒映着陵光苍白的面容。大约只有兄弟分离之痛,才能让这样一位骄傲的君主选择了最危险的一条路。

    陵光拿天璇国的国运在赌。

    甚至魏玹辰心里有一个可怕的念头:

    如果陵光在并州出了任何意外,作为他的嫡亲弟弟,公子黎都会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回到天璇国。天权王不能再留下他,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扣留一位君王。

    “丞相,孤王不在之时,夏文城的一切都全赖丞相照拂了。”

    魏相拱手答应下来。

    陵光站直身子,接过了侍从奉上来的剑。

    满目霞光像是朱雀燃烧的火,将天地万物都映得通红。陵光看着这些灼目的红,而后毅然决然地踏入了晚霞之中,不再回头。

    天璇国的第二封国书辗转落到执明手里的时候,陵光已经达到并州了。

    执明坐在议政殿看完国书,阖上之后盯着朱雀印记沉默了许久。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消息绝不能让公子黎知道,便把国书藏在奏报里面,但又不放心地拿了出来,拿着在殿中转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藏匿的好地方,最后干脆就凑到了蜡烛上点燃了。

    生绢和纸张燃烧的很快,像是一股无形的力量,竟让执明有些后怕。

    但等国书烧完了,他脸上又回到了原本的漠然。

    莫澜有些摸不着头脑:

    “王上,这件事瞒着公子黎怕是不太好罢。万一……微臣是说万一,那王上准备怎么办。公子黎可是天璇王唯一的同胞兄弟。”

    执明笑了两声:“什么怎么办。他天璇国还有什么资格让本王放人。”

    “可是就怕啟昆帝也不肯放手。”

    “那就让啟昆帝对上本王的玄武军好了。”执明不耐烦地摆手,“他打了这几个月,咬着并州不肯放,那就把并州给他,本王又不是怕他。”

    天权是中垣最早立国的,早已成为了啟昆帝的眼中钉。

    “本王让你做的事情做得怎么样了。”

    执明眼也不抬地看着手里的奏报,但莫澜却有一种如芒在背的错觉。他缩了缩脖子,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微臣盯了公子黎许久了,他一天到晚就和王上在一块儿,能有什么异动。”说着又是一拍腿,似是想起了重要的细枝末节来,“王上上回不是让微臣去问公子黎可愿出城一事吗。微臣斗胆,想趁机查一查向煦台。”

    执明皱眉:“怎么。本王的向煦台碍着你的风水了吗。”

    “哪里的事。只是公子黎进宫之时,东西可是一件不落的送到了微臣府上,后来王上开恩将妆奁等物送赐还给了他,微臣是想会不会有什么是没能检查出来的。”

    “那也是你办事不力。”

    莫澜面露难色:“说来说去,王上都要寻微臣的错。”

    执明抬起头瞪了他一眼,颇有些咬牙切齿却没有发作的模样。

    他一把阖上奏报:“本王准了。”

    莫澜欢喜地走后不久,侍从就端着一大海碗乌漆麻黑的汤药过来了。执明嫌恶地看了一眼又大了一圈的药碗,不等他发问,侍从便抢在他面前说了:“医官说,王上这几日又去了向煦台过夜,一定亏损地愈发厉害,所以要加大药量。”

    执明一时间没了脾气,只好端过来捏着鼻子喝完了。

    喝完之后满脑子只想去向煦台报复报复公子黎。

    他忍着满肚子的苦药又拿起了一份奏报。

    慕容离又拿起了一颗香丸,用油纸贴在肚脐上。

    他仔仔细细把香丸的数目数了一遍又一遍,执明对他的兴致超乎了他的想象,他不知道自己这些香丸能不能坚持到他回天璇国。临行前,他的王兄亲手把这些香丸放进他妆奁的暗格里,悄悄凑到他耳边对他说了使用的方式。他从没有与男子亲近过,自然也是头一次知道这种东西。执明第一次让他侍奉之后,他就用了香丸,而后惴惴不安地等了许久,久到执明又在他身上肆虐了第二次第三次,他的肚子都没有被种下不该有的种子。

    他到此时才松了一口气。

    用过香丸之后,他身上就会带着一股幽香,让执明分外贪恋。每每将他搂在怀中,执明提到这股香味的时候,慕容离都会紧张。

    帘外想起了脚步声。

    侍从隔着帐子问:“侍君,王上的人已经来了。”

    “知道了。”

    慕容离起身穿好衣服,缓缓走出去,见向煦台外停着一辆马车。这一瞬间慕容离以为自己能回去了,但第二眼就看到了立在马车边的侍从,热枕的心又凉了下来。他沉默不语,低头就上了马车。

    前几日,莫澜问了他的意愿,慕容离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他回去之后不久执明就亲口对他说起了出宫赏花的事情,还约定了日子。慕容离算准了他不会错过百花争艳的好风景,于是才在临行之前特意用了香丸,以免外头多有不便,不能及时清洗被钻了空子。

    马车摇摇晃晃出了宫,又行了许久才停下。

    侍从们扶慕容离下车。

    四处一片郁郁苍苍,若说赏花还真没什么特别的花,慕容离便笃定了执明一定是另有所图。果不其然,执明早已等他许久,就坐在不远处。

 

 

 

 

 

 

    【待续】

    下一章:来自特邀嘉宾车界大佬 @机智的猫二。 的核动力马车。

评论(3)
热度(229)

© 云杉雪松 | Powered by LOFTER